•  扳指一算,我来到大学已经有三个多月了,一直想写这样一篇文章,来祭奠那逝去的日子以及纪念这新的开始。但苦于刚入大学,事务繁忙,不懂的又太多,总想着能尽可能多学一点,做更好一点的自己,所以一直没有花时间去好好地品味,去揣摩发生在我身边的林林总总。今天依旧是一个忙碌的日子,但好不容易能静下心来,在这寂静的夜里,听着轻柔的歌声,记忆渐渐从脑海里浮现…… **

关于“知君”

  知君这个名字,不知用了多久,不仅是博客,似乎在我登录所有的账户时,都不由自主地使用了它,仔细回想,兴许是因为一篇文,兴许是因为一首词,兴许,是因为一段往事…
  “知君仙骨无寒暑,千载相逢尤旦暮”
  这一句词出于苏轼的《木兰花令·次马中玉韵》,为苏东坡的和词。马瑊为杭州浙漕时,为苏轼送行的席间应景而作一词,主要是赞咏东坡知任杭州期间遗爱感人之深,以致临别之刻,杭州百姓洒泪多於江上雨,而苏轼当场也用了相同的词牌,作了一阙语意浅易,然禅意深远的词应和之。
  初见此词,便只觉心头一震,如江南所说,仿佛什么东西扑面而来。眼前本来混混沌沌的烟水里忽然浮起一人的眉目,一瞬间的凝视,而后消散,只剩看的人去畅想。好诗好词应该就是这样,沉珠璞玉,寂静在匣子里,大音希声。它要等你去听他的低语。每每品这阙词,总要拿纳兰的木兰花令来作对比,总觉得一首惜别,一首伤情,应了人间的是是非非。
  记得当年还特意写过一篇文章来品这首词,至今大多数话语都已记不得了,唯有一句,永远记在心底。高适在《别董大》里写到“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。”而我常常在想,我们行走于世间,更多的不过是做别人生活中的一个过客,说到底,谁人知君,唯君己矣。
  从前总是希望有人来了解自己,现在更期望着自己能了解别人。

关于现在的生活

  来大学以前,我无数次憧憬过这生活该是怎样的多姿多彩,但自从来到了这里,似乎一切又变得不一样了。高中的时候,每天中午趴在桌上看半个小时书,总觉得意犹未尽,但到如今,似乎时间是多了起来,但越来越没有耐心静下心好好看上一两篇好文章,甚至不再打球,到如今,有了资本,却不再想做当年拼着命也想去做的事。
  我常想自己是怎么了,为什么把生活过成这个样子?我不明白,似乎来到了这里,我就不是当年的我了,也许是我成熟了,也许是我堕落了。这两者本身就没有太大差别,被生活的方方面面浸染,柴米油盐,把一个个天才都变成了凡夫俗子。
  但我想,我还在反省,说明我还拼着命想守护那一片净土。想想现在的生活,每天都在学着很多,又丢掉了很多,或许我能有一个更辉煌的未来,或许我会丢失最纯真的自我。
  我不知道,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,但我知道,我还在反抗,人之所以活在这世上,或许是不想被命运践踏在脚下。以此自勉。

关于爱情

  爱情总是个亘古不变的话题,千百年来,被人传唱,也被人唾弃。不知道是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,在大学里,遇到了一个我爱的人,而她恰好也爱着我。我常在憧憬着爱情,可当它到来的时候,又仿佛是那么的寻常,一个午后,一个转身,那个人就这样走进了我的生命。说到底,我还是不懂爱情,它太奇妙,也太直白,但我总想小心翼翼地维护着它,渐渐地,它也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,我爱着生活里最甜蜜的这一部分。

写了很久,却也没写多少,事实上,很多东西从脑海里构思到写出来,已然是面目全非。但这依旧是我最想写的那一部分,记录下我的现状,我想从现在出发,拥有一个更好的生活,做一个更好的我。